皮克对戴维斯杯的改革遭到网球名将休伊特的抨击。

据进球网报道,前戴维斯杯冠军、澳大利亚网坛名将莱顿-休伊特最近炮轰了巴萨球星皮克,他表示一个踢足球的不应该来更改戴维斯杯的规则。

图片 1

图片 2

图片 3

皮克为网坛改革做主题演讲。

皮克旗下的公司Kosmos跟国际网联签订了一份价值30亿美元的25年合同,这个合作将会用网球世界杯取代传统的戴维斯杯。全新的赛事将会持续18周,决赛将在西班牙进行。

皮克的投资公司Kosmos之前与国际网球联合会签下了一份价值30亿美金、为期25年的合同,从此戴维斯杯被改为网球世界杯。
改制后,这项赛事持续时间变为18周,每场比赛限制打3局,而且决赛会在西班牙举行,而休伊特对于皮克公司搞的这一系列变动感到不满。
“太荒谬了,我们打网球的被一个西班牙足球员管了。”休伊特说道。“这就好像我跑去改变欧冠联赛的赛制和规矩,皮克懂什么网球?”
“他的财团砸钱买通了国际网球联合会,现在整个联合会基本上就是他们自己在玩,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看到这么多西班牙赞助商,而一个足球联赛居然成为了戴维斯杯最大的赞助者,真的令人难以置信。”
此前已有多名网球运动员表示他们不会参加这项新的赛事,而皮克则试图将人们关注的焦点转移到比赛的球队方面,同时确认西班牙球星纳达尔将参加这项赛事。
“我们希望把重点放在团队而不是个人,把重点放在那些代表各自国家和联盟的球员,以及建立最好的球队,”皮克去年说道。“我们希望将比赛的重点放在团队上,戴维斯杯因为国家队才能存在118年,这也是因为球员个体并不那么重要。
“我已经和所有球员谈过了,纳达尔非常积极,现在决赛在马德里举行,他会更喜欢,他和我说,如果身体健康的话,他会来参加。”

“18个国家、1个城市、1个星期、世界锦标赛。”打开戴维斯杯官网,你会发现这是这项创立于1900年的百年赛事在2019年的新定位。

休伊特说道:“这太荒谬了,我们居然要听一名西班牙球员的。这就像我站出来对欧冠进行改革那样,他对网球根本就一无所知。他的团队收购了国际网联,现在基本上就是他们在营运国际网联,这就是我们看到所有这些西班牙赞助商的原因,一个足球联赛现在成为戴维斯杯最大的赞助商,这太难令人相信了。”

图片 4

自从2018年8月ITF在奥兰多以71.43%的高票通过“戴维斯杯改革计划”之后,围绕着这项古老杯赛的讨论就从来没有停止过。

日前,作为改革计划的最大推动者、戴维斯杯合作伙伴Kosmos集团的老板皮克拉上了自己在巴萨的队友梅西“入伙”,同时再次澄清自己并不是以“网球外行”的身份去网球界赚钱,更不想把自己的名字印在戴维斯杯的奖杯底座上。

但是,面对当下的多方面阻力,皮克会将戴维斯杯引向何方呢?

图片 5

2019年2月14日,皮克在戴维斯杯抽签仪式现场。本文图片 视觉中国

展开剩余92%

皮克和网球的情缘

作为前巴塞罗那足球俱乐部副主席阿马多·伯纳乌的外孙,皮克就是传说中“含着金钥匙出生”的人。

皮克的童年并不只有足球,网球也占据了非常重要的部分。“小时候我踢足球也打网球,之所以选择足球是因为我觉得我会在这个项目里做到更好。”

长大后,皮克依然会在巴塞罗那的The Real Club de
Polo俱乐部打球,那是一家创建于1897年的体育俱乐部,他和父亲一样都是会员。

自从2013年和拉丁歌后夏奇拉结婚之后,这对夫妻也经常会被拍到去打网球或者观看网球比赛。他们经常会出现在巴塞罗那公开赛的现场,为西班牙天王纳达尔加油助威,也会现身罗兰加洛斯或者温布尔登,感受大满贯赛事的魅力。

即使是在足球场上,关键时候他的脑海里也还是会偶尔跳出网球。

2007-2008赛季的欧冠决赛中,曼联和切尔西在莫斯科的卢日尼基体育场通过点球决胜。4比4后,只要接下来出场的特里打入点球,蓝军就将获得球队历史上的第一座欧冠奖杯。

“我想到了网球比赛的赛点,胜利和失败之间只有一个球的差距。”坐在“红魔”替补席上的皮克在自传《回归之旅》里写道,“命运让特里踢丢了那个球,随后安德森和吉格斯都顺利进球,我们的门将在最后时刻挡出了阿内尔卡的射门。”

2017年,已经在足球领域集西甲、国王杯、欧冠、欧洲杯、世界杯冠军于一身的皮克拓宽了自己的商业领域。
他拉上乐天创办人、主席兼首席执行员三木谷浩史、盛力世家董事总经理屈永恩等成立Kosmos国际控股有限公司,甲骨文公司老板
Larry Ellison也是他们的合作伙伴。

图片 6

皮克为戴维斯杯改革费尽心思。

新戴杯的运营模式

在创立之初Kosmos就关注网球,他们是ATP日本网球公开赛的赞助商,而2018年的工作重心则是ITF旗下的戴维斯杯。

西班牙队世界杯夺冠的经历给了皮克灵感,他希望能够将“世界杯”的概念带入网球,以赛会和盛会的形势来吸引更多的观众、媒体、转播商和赞助商。

为了实现这一点,他从2018年初开始和ITF接触。在成功地将自己的“戴维斯杯改革计划”提交ITF奥兰多年度大会审议之后,他在甘伯杯上只踢了半场球,就于去年8月15日从巴塞罗那飞往奥兰多,参加8月16日的投票。

在得知计划以超过71%的高票得到通过后,他和Kosmos公司的商业伙伴们一瞬间全部跳了起来。“这个夏天我度过了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光,”他这样形容自己的感受。

相关文章